切线方程

尽量不要水评论哦´•ﻌ•`

二世祖的春天(14)

隐忍白切黑攻×嚣张二世祖受

✅如何轻松套住一只超凶的小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崭新得宛如刚发下来的课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桌面上堆得高高,就像一堵牢固的城墙,很完美的隔绝了前方一切视线。


  听腻了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课声,方淮意放下玩得已经发烫的手机,打了个哈欠弯腰趴在堆满书的课桌上,闭上眼睛。


  他一大早就被蒋胜被窝里揪起来上什么破早自习,好不容易熬到上第一节课,终于可以好好睡个回笼觉了。


  然而刚趴下没两分钟,方淮意就感到前面有人用笔轻轻戳了戳他胳膊。


  他皱眉不耐烦的抬头,在看到前桌男生唯唯诺诺的脸色后,语气一下子凶了起来。


  “干嘛?”


  那个男生也被方淮意的邪火吓了一跳,他顿了顿,只好硬着头皮递过去一张纸条,压低声音小声说:“前、前面传来的。”


  方淮意的朋友圈几乎都是稳坐后两排的学渣,坐在前排的也只有蒋胜了。


  哇,蒋胜居然给他写小纸条了!肯定是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情话……


  想到这,方淮意心情顿时美滋滋,他瞄了眼前排某个人的背影,伸手一把抢过叠成正方形的小纸条,一边展开一边嘴角大大的扬起,心里又期待又高兴。


  然而现实却泼了他一盆凉水,只见那撕下来的一小块草稿纸上,赫然写着八个字。


  【好好听课,不许睡觉。】


  方淮意撇了撇嘴,还没来得及失落,随即眼睛一亮,顿时又被蒋胜这一手漂亮隽逸又不失矫健的字给吸引了。


  那点残存的困意很快烟消云散,他随便从桌子上抽虈出一本书,翻到封皮后的空白页就开始照着纸条上的字临摹起来。


  蒋胜的字可比方淮意那手歪歪扭扭的爬虫字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
  兴致上来的方少爷照葫芦画瓢写了满满一整页纸的“好好听课,不许睡觉”,只是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……很不尽如人意。


  但方淮意不这么觉得,他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铃响,立马信心满满拿着自己那狗爬似的字离开位子去找蒋胜了。


  看着一下课就抱着课本跑过来、欣欣向学来问问题的方淮意,蒋胜心里些许慰籍。


  “怎么,哪里没听懂?”


  方淮意满心欢喜的打开密密麻麻的那一页,难求表扬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,“蒋胜蒋胜,你看我写的好看吗?”


  蒋胜:“……”


  “写了一节课呢。”方淮意指着中间某行自认为写的最好看的几个字,得意的笑道:“哼哼,就说好不好看吧。”


  蒋胜叹气,“上课是让你练字的?”


  方淮意撇撇嘴,打了个哈欠一屁股坐在面蒋胜对面,“我听不进去嘛,太无聊了。”


  看着他这副坐没坐相,懒懒散散的样子,蒋胜磨了磨牙,眼睛里不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,只可惜某人没有察觉到。


  “不是答应了上课要认真听讲,有什么不懂的课下来问我?”


  听到这对他而言宛如天方夜谭的话,方淮意十分不以为然,他闭了闭眼,小声嘟囔道:“那才真是见鬼了。”


  蒋胜盯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


  方淮意被盯着看的有些心虚,只好敷衍的笑了笑,表情又无辜又真挚,“我说我要好好学习,绝对不辜负胜哥一片苦心!”


  然而他嘴上说的好听,下节课坐着听了几分钟课后又开始原形毕露,跟周围几个狐朋狗友一块组队开黑打起游戏来。


  蒋胜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,忽然那么一瞬间,对自己立下的军令状不自信起来。


  他真的能在短短两个月时间,让不学无术的方少爷一下子突击进班里前二十吗?



  


 

 


  


  第二节大课间,已经玩的发烫的屏幕上方忽然笼罩着一片阴影,方淮意有点懵的抬起头,就看见蒋胜居高临下的站在桌边,轻轻叩了叩桌面。


  “跟我出来。”


  尽管蒋胜的表情没什么波澜,但一起打团的周旭他们已经纷纷放下手机,在旁边发出肆意的哼笑。


  方淮意表面装成没事人一样,心里却得意坏了,暗暗寻思着这才过了一节课而已,蒋胜就按捺不住来找自己了。


  他顺手将手机扔进桌洞,在周围狐朋狗友揶揄的眼神下,跟在蒋胜身后出了教室。


  一出教室,方淮意就绷不住了。


  他也不顾走廊里那些认识的、不认识的同学,亲热的贴上前把手搭在蒋胜肩膀上。


  “蒋胜,你要带我去哪儿啊?”


  方淮意一靠近,身上那像小太阳般暖乎乎的气息扑面袭来,蒋胜脸色淡淡的,只模棱两可道:“没人的地方。”


  听到这话,方淮意别提有多高兴了,他看着蒋胜清俊的侧脸,脸上顿时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恨不得立刻坐上火箭飞去没人的地方。


  一连下了几层楼梯后,蒋胜带着他来到教学楼一楼西边人迹罕至的音乐教室。


  不知为何,在听到教室的落锁的声音后,方淮意顿时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
 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茫然的看着步步逼近的蒋胜,“喂,你干嘛锁门?”


  反锁好门,蒋胜的脸色也沉了下来。


 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透明塑料尺,声音瞬间低了好几个度。


  “上节课哪只手玩的游戏,伸出来。”


  方淮意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压根儿不是来跟他约会亲热的,而是要打他!


  他又气又羞,十分冒火的盯着蒋胜,“凭什么,你不能打我!”


  “你倒是给我一个不打你的理由。”蒋胜淡淡扫了他一眼,“我也不指望你上课全听明白,起码端正一下态度,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,转头不是睡觉就是玩游戏。”


  “怎么,你不该打吗?”


  被蒋胜释放的冰冷气场给镇住的方淮意一时间有些语塞住了,他抿了抿嘴唇不服气的别过脸去,“哼,说不过你,反正你不准打我!”


  蒋胜微眯起眼睛,上前一步攥住方淮意的左手腕,扬起手里的塑料尺,对准少年被虈迫摊开的手心就是响亮得一下。


  “啪。”


  原本白虈皙的掌心顿时留下一道刺眼的红痕,针扎似的疼火速蔓延,方淮意疼得嗷了一嗓子,下意识想要抽回手。


  “我靠,蒋胜你有毛病啊?”


  蒋胜脸上没什么表情,他端详着那道红红的印记,淡淡道:“不多打你,十下。”


  十下还不算多?方淮意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他忿忿的想要抽回手,奈何手腕被蒋胜牢牢攥虈住动弹不得,只能被虈迫挨打。


  伴随着“咻咻”的风声,薄薄的塑料尺虎虎生风的抽虈打在手掌心,整个掌心以肉虈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蹿红起来。


  “——啪!啪!啪!”


  尺子上下翻飞噼里啪啦,方淮意被揍得惨叫连连,他手心像被泼了层滚虈烫的热油般疼得钻心,恨不得不要这只手了。


  蒋胜果然说话算话,打完十下后就果断松手了,顺便还不忘威胁他一句:“再有下次,打的就不是手心了。”


  方淮意立马把手抽回去,原本在那不停吹气试图缓解这火虈辣辣的的疼,一听这话顿时气炸了,“什么意思,你下次还要打我屁股?”


  蒋胜没说话,但其意不言而喻。 


  手上被打的地方还钻心的疼,方淮意见他都不来给自己手心吹气,顿时气恼的抹了把发红的眼眶,转身就走。


  “我讨厌你!”


  蒋胜微微蹙眉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见方淮意已经抬脚走到门口,用那只没挨打的右手“啪”得一下子打开教室的门,气呼呼的跑了出去。


  出了教室后,走廊里凉凉的风吹在被尺子抽火热的掌心上,尺痕交叠处逐渐滋生出细微的麻痒来,又疼又难受。


  方淮意越想越委屈,越想越生气,恨不得当即狠狠咬蒋胜一口。


  不就是上课睡个觉打个游戏嘛,他以前也天天混日子,蒋胜至于这么打他吗?


  听到身后紧跟着的脚步声,方淮意气得一点也不想搭理蒋胜,于是快步跑着上了三楼后,直奔东边楼梯口的男厕所。


  现在正是第二节大课间跑操的时间,厕所里的学生并不多,只有两个别班逃操的男生躲在洗手间的窗前边抽烟边说话。


  好面儿的方淮意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,索性低着头走进最里面一个隔间。


  他把自己关进狭小的隔间里,一边查看着手心红红的伤痕,一边暗骂蒋胜傻逼。


  揉了一会儿,方淮意忽然就听到外面的洗手池边传来那两个男生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
  “诶诶你听说了吗,五班那个转校生蒋胜前段时间跟方淮意跟好上了。”


  “卧槽真的假的,那个转校生不是之前还当众拒绝方淮意了吗?”


  “这叫欲拒还迎啊懂不懂,听说他爸妈早死了,自己在孤儿院长大,傍上方淮意这么个有钱少爷怎么能轻易松手。”


  “这倒也是,方淮意家里多有钱啊,哎你说他俩谁上谁下啊……?”


  “废话,当然是蒋胜为爱做零,啧啧,听说方淮意还给他买了不少名牌衣服,这跟外面卖的那些鸭虈子有什么区……”


  “砰——”


  方淮意阴沉着脸,踹开厕所隔间的门走了出来。


  他走到洗手池旁一脚踢飞右边那个男生手里的烟,狠狠的揪住这人的领子。


  方淮意整个人散发着阴郁烦躁的气场,跟平常简直判若两人,说得正上头的男生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迎面一拳重重抡到脸上。


  “你他妈说什么,再说一遍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呜呜呜呜好久没更这篇了,希望大家多多点赞留言互动一下呀!ฅ( ̳• ·̫ • ̳ฅ)

Q:方程老师这周还能有幸看到小遥和小意嘛

有的,就在写了还差一点尾巴,今晚就能发出来嘿嘿嘿!´•ﻌ•`

Q:程姐姐,今天有一发完吗QwQ

一发完的小短篇还没写完,可能在后天!

Q:方程老师有群吗?

没有呀,社恐人不配建群😭😭lof这边的文都是全的没有被屏蔽的章节!

Q:七夕快乐呀!表白方程老师!

www七夕快乐!虽然有点晚但是不耽误方程爱你哈哈哈哈哈!

Q:方程,七夕快乐。恋爱是自由的,感情是自由的,所以特别的日子是不是应该把小意放出来谈恋爱了。

七夕快乐呀若姐,在这小情侣甜甜蜜蜜的日子里,方程在卑微的搬家😭呜呜呜我尽量早点搬完写一下小意,让方校长和大家吃上狗粮哈哈哈哈哈!

Q:七夕快乐呀!🥳

嘿嘿,七夕快乐呀宝贝!

🌹🌹🌹🌹🌹🌹🌹🌹🌹